袜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袜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孩儿金悦亲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0:13 阅读: 来源:袜套厂家

从前,我从不相信灵异或是关于鬼怪之说,我一直保守“子不语怪力乱神”“敬而远之”的鬼神观。但是,自从那一次,我不仅仅相信,而且那阵子,活在阴影之中,天天心惊胆战,事情过去好久,我依旧不能释怀,现在我把事情的原委写出来。

当年,我八岁,因为父母出差,要半个月才能回来,我暂时被送去农村的外婆家,在外婆家,我经常玩的很开心,有很多小伙伴,他们单纯,朴素。我和几个小伙伴经常一天到晚在村口玩,村口不远处是这个村子的墓地,一般家里有人去世都会被葬在这块地方。

“金悦,你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吗?你爸爸去当兵,那你妈妈呢?”

经常有人这样问她,当时,有一个叫金悦的小女孩儿,我每次回家都能看到她,她总是一个人站在村口大槐树下望着远处,偶尔会有几个小伙伴和她搭讪,有的人经常问她父母的事情,因为,自从她出生以后,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她,她的父亲是军人,一年回来一次,她的母亲,却是谁也没见过。因为这个原因,明显她有些自卑,因此,我外婆经常跟我讲:“记住千万不要问人家金悦父母的事情,这样很伤人自尊。其他的聊聊天,好好玩就行。”

一天中午,我吃过午饭,我已经午睡。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外婆赶忙去开门,发现是邻家的张奶奶,张奶奶是个实诚人,他进门来到院子里,连口水都没喝,就对我外婆讲:“大怀啊,千万不要让你家小孩儿去村口玩了,尤其是不要跟金悦那小姑娘碰面了。”大怀是我外婆在她们村子里的外号,久而久之叫惯了,就叫这名字了。

“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外婆一边问一边从院子里走到屋里,一边走一边拉着张奶奶的手臂,暗示她声音小点,不要把我吵醒。

张奶奶走到屋里的大堂,喝了口茶:“大怀啊,你知道,咱们村里老郭孙子,小锦吗?他昨天晚上走失了,家里找了一夜,结果今天尸体在村口坟场旁边的河里面打捞出来了。一点气儿都没了,听路人说金悦昨天晚上和他见过面,就在村口不远的槐树旁。”

“啊?金悦才多大,也就六岁,小锦都十几岁的人了。”没等我外婆说完,张奶奶就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金悦不可能推小锦下河,派出所来了,断定小锦贪玩失足落下水的。”停了几秒钟,张奶奶继续说道:“大怀呀,你明白就好。”我外婆“嗯”了一声,说:“谢谢啦,我得看好我孙子。”

当时,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我回忆,才懂得,张奶奶的意思是金悦向来古怪,很晦气,很邪门。要我们都不要接近她。事实上,也不奇怪,在这之前就听说过,以前也有个男孩儿,利用小金悦没有妈妈的事情开她玩笑,后来,这个男孩儿就再也没找到过,直到现在。即使是小金悦的爷爷奶奶家,也是向来冷清,没人会轻易去他们家做客。

后来,当天下午四点左右,两个小伙伴叫我出去玩,外婆正好出去打牌,我就跟他们一起出去了,我们走到了村口。小孩子们向来都好奇,我也不例外,村口槐树旁站着一个小女孩儿,正是金悦,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离她越来越近。

走到她面前,我回头看了一下几个小伙伴,居然全部跑掉了,边跑还一边回头对我喊:“快走啊,晦气啊!”

金悦转过头望着我:“你要走啊?”

当时她可怜的样子,我没有忍心就这样跑掉,同龄人都不喜欢和她玩,她已经很自卑了,想到这里,我当时比较同情她。

后来我们聊了几句,突然她跟我说:“其实,我有妈妈,你们都不知道,她很忙,但是从来没有不管我过。”

“真的?但是那些大人也说你没有妈妈的。”我这样说道。

“有!谁说的?你跟我来。”小金悦说完一把抓住我,我们一起来到村口。

当时,下午五点多钟了,她带我来到了一座坟墓前,我当时几乎吓得半死:“你干嘛,咱们快走吧,我外婆说只有烧纸钱才来这里呢。”

金悦抬起手臂,指向墓碑后面,顺着她手指的地方,我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于是我就有点不耐烦了:“行了,别闹了,我们快走吧。”

我刚要走,金悦开口:“妈妈。”

我猛一回头看,场面让我惊呆住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人从墓碑后面出来,穿的破破烂烂的,根本看不清脸的模样,一动不动。我下意识地抓了一把沙土,洒向那个人,之后扭头就跑,好不容易跑回了家,外婆一把把我抱住:“找了你好几个小时啦,你去哪儿了,我的孙子,吓死婆婆了。”我一看,家里面还有几个长辈,都在大堂。

这时,一个老头说:“孩子,你去哪儿了,急死我们了,这么晚了,吃饭了吗?”那个老头我认得,他是外婆的干兄弟。

>>

我当时还在寻思,怎么会晚呢,不是才五点多,之后一看窗外,天已经黑了,这时,钟表上显示的却是十点钟,我一下子就哭了起来,一刻都没停过,一直大哭。后来好像是睡着了。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这却早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

后来,我外婆跟我讲:“孩子,你知道你怎么醒的吗?”

我摇摇头。“罢了罢了,都过去了。”我外婆就没再说什么,当时只有八岁的我,把这件事记得牢牢的,但是后来的几年,我问外婆我睡着之后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再也没发现金悦那个小女孩儿,外婆却否定这件事,说根本没有这种事发生。

直到去年,外婆住院的时候聊天,聊起这件事。大概是这样的:

当时我一直大哭,后来哭了一个多小时,嗓子哑了,就睡着了。这个时候,我在起居室被我的外婆抱在怀里,外婆看着我睡下了。实际上这时,就在大堂里面几个长辈,还有一个神婆正在做法事,神婆烧了纸,用半碗水放在桌上,烧了三柱香,神婆拿了一根筷子,口中小声说了些什么,之后就把筷子放在半碗水中,神奇的是筷子居然自己立了起来。之后,神婆打坐,并且让几个长辈一起去村口烧纸钱,烧香。连着两天晚上都是这样,直到第三天清晨,我终于醒了过来。

现在,那位神婆已经去世,据说她当时是这样说的:“孩子碰到了不好的东西,中了点邪,我掰开了他的眼皮看了看,根本没有血色,我想想办法。”

然而后来,据说我中邪当天,也就是五点多的时候,金悦一直都在家里面,根本就没有带我去什么坟墓,当时小伙伴们都躲着她,看见她就跑远了,她伤心之下,早就跑回了她的爷爷家。可是,如果这样说,我当时遇到的金悦却又是谁呢?还有,事实上,金悦的妈妈生下她就跟一大户人家远走高飞,和她生父离婚了。那当时墓碑后面出来的又是谁呢?这两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后来,索性不去想。

我长大后,去跟家里人上坟烧纸,却发现,令我不可思议的是,就连当年那座坟也根本就没有。有的,只是丛生的杂草。我当时,不由地拿了三炷香,插在那块杂草丛生的地方,并且烧了一些纸钱。走的时候,我远远的望着那块地方。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

当年,我睡了三天,那三天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就一直梦到我在村口玩,和那些小伙伴们,还有金悦,一起玩的很开心,围着那颗大槐树转啊转,转啊转,转到最后一圈的时候,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好了,整个事情的原委就是这个样子,不知道各位尊敬的读者或是灵异小说的作者是否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呢?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