袜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袜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朋友圈定增面面观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1:11 阅读: 来源:袜套厂家

“朋友圈”定增面面观

2015年以来红红火火的定增市场上,有一个现象格外惹眼:有不少上市公司董事长直接以个人的名义参与其他上市公司的定增,上市公司之间的关系谱由此多了一种支系——实际控制人“定增结盟”。毫无疑问,最终能够出现在对方上市公司定增“指定认购人”名单中,在定增盛宴中分一杯羹,这样的情谊绝非一般。

2015年以来红红火火的定增市场上,有一个现象格外惹眼:有不少上市公司董事长直接以个人的名义参与其他上市公司的定增,上市公司之间的关系谱由此多了一种支系——实际控制人“定增结盟”。毫无疑问,最终能够出现在对方上市公司定增“指定认购人”名单中,在定增盛宴中分一杯羹,这样的情谊绝非一般。  分享定增盛宴

我们可以看到:在福建,三安光电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林志强与浔兴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施氏家族交情匪浅;在广东,珠海60后的溢多利实际控制人陈少美和中山差不多是80后的达华智能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小如兄弟情深;在深圳,两个善舞资本长袖的人——宝诚股份董事长周镇科和特尔佳董事长许锦光走在一起;在浙江,同处浙江温岭的利欧股份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王相荣,与爱仕达陈氏家族颇为投缘;在同行中,一南一北的两个博士即北京大北农实际控制人邵根伙和深圳芭田股份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黄培钊,结成了一对“合伙人”……  正是基于彼此之间的“关系”,定增这场牛市里的盛宴让这些董事长们个个赚得盆满钵满。按照各家上市公司披露的定增信息,若均以5月14日的收盘价计算,芭田股份黄培钊拟认购的大北农定增股账面增幅28.36%;利欧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相荣和棕榈园林副董事长林彦拟认购的爱仕达定增股的账面增幅是102.3%;三安光电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林志强拟认购的浔兴股份定增股的账面增幅是144%;印纪传媒实际控制人肖文革认购的西部证券定增股账面浮盈161.39%;达华智能实际控制人蔡小如认购的溢多利定增股账面浮盈102.61%;特尔佳董事长许锦光拟认购的宝诚股份定增股的账面增幅是128.98%;而被认为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而来的汉森制药实际控制人刘令安拟认购的天目药业定增股,其账面增幅也达到91.38%。  这样的资本“结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业界的认同。“并购和投资合作都是熟人生意,若生人仅靠信息就开始所谓对接,要么是外行过家家,要么就是随意相互忽悠……”  互惠互助之举  天目药业定增欲引入汉森制药实际控制人刘令安,不仅希望双方在产业发展上有所互助,更暗藏着借力抵御“野蛮人”入侵的机巧设计。天目药业主要生产经营以中成药为主的片剂、丸剂、颗粒剂等剂型,主导产品包括珍珠明目滴眼液、复方鲜竹沥液、妇乐颗粒等产品。公司此次定增,从产业上看,无疑是希望借助项目打通中医药产业链,以改善业绩状况,进一步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而汉森制药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刘令安的引入,对于同样是以医药为主业、以发展中药为主体,同时关注生物制药方向发展的两家上市公司而言,“结盟”后双方至少可以在产业发展方面分享经验。  此外,一直关注天目药业的市场人士一定也有所了解,“控制权动荡”的天目药业此次定增,更重要的是原大股东杨宗昌启动的抵御“野蛮人”宋晓明入侵的“合纵连横”之策。因为宋晓明通过四度举牌,间接控制了天目药业23.8%股份,而如果杨宗昌启动的此次定增成行,则由杨宗昌联合的这些股东将在发行完成后令持股比例合计达到60.60%,从而巩固其控制权。  就这点而言,这颇有些像当年三聚氰胺事件中的蒙牛危机。当时,为了防止境外机构恶意收购,柳传志在48小时之内就将2亿元资金打到了老牛基金会的账户上;此外,火速送钱或为老牛基金会准备护盘“弹药”的还有新东方的俞敏洪、分众传媒的江南春等一众牛根生的长江商学院同学会好友们,而另一批同学则纷纷买进蒙牛股票,以支撑和拉升股价。  越线增持是常事  有的时候,定增结盟关系会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如在已经实施完成的溢多利的定增案中,配套融资的“名额”只给了达华智能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小如1人。但是,真正有意思的戏份,却发生在特尔佳董事长许锦光拟认购宝诚股份定增股,以及汉森制药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刘令安拟认购天目药业定增股这两个案例中。  定增预案显示,宝诚股份现有股本6312.5万股,公司此次定增拟发行11071.11万股,其中特尔佳董事长许锦光拟认购的定增股份为2244.389万股,若定增完成,许锦光认购的宝诚股份股份数量将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12.91%;同样,天目药业现有股本12177.89万股,公司此番拟发行13550万股定增股份,刘令安拟认购的定增股份数量为3300万股,定增一旦完成,刘令安认购的天目药业股份将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12.83%。这样的话,两者均将一举飞身跃过5%、10%两道举牌线。  对于处于控制权争夺战中的天目药业来说,此举似乎尚可理解;而宝诚股份和特尔佳之间到底唱的是哪出戏,就颇费琢磨了。  对于上市公司董事长来说,参与“朋友圈”的定增,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能拿到多少股份?  定增方出现“马甲”  其实,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参与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定增,并不止上述这几个案例,这只不过是董事长选择直接以个人名义参与定增,采取的是“本色出演”的方式,而另有些董事长则喜欢“套个马甲”登场。  日前,在天保重装的定增案中,一个名为“东海瑞京-瑞龙11号”的产品拟出资2.5亿元认购940.56万股。在该产品的背后,包括梅花伞原实际控制人王安邦(认购3000万元)、伟星股份董事长及副董事长章卡鹏、张三云(合计认购4500万元)等。  在定增市场的常客中,喜欢用“马甲”参与定增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还包括阿里巴巴的马云、复星的郭广昌等。比如在广田股份的定增中,郭广昌的深圳前海复星瑞哲恒嘉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现身;而马云的“马甲”之一云锋投资则出现在白云山非公开发行的认购者名单中,认购2097.3万股,斥资5亿元,从而在白云山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定增中“打了一回酱油”。  不管是“裸奔”,还是身披“马甲”,业内人士认为,今年以来上市公司董事长参与其他公司定增的案例确实在增加,他们跨行业、跨地域甚至是忘年之交,表明牛市的财富效应在A股上市公司之间形成了新的周期为36个月的“财富私交纽带”。

ib课外辅导

alevel数学真题

alevel数学难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