袜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袜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市场共识救市资金现在退出为时尚早

发布时间:2020-10-17 01:05:30 阅读: 来源:袜套厂家

市场共识:救市资金现在退出为时尚早

经历“猛药”和“输血”之后,大幅下跌的A股虽然基本企稳,但情绪变得像“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就上下乱窜。

经历“猛药”和“输血”之后,大幅下跌的A股虽然基本企稳,但情绪变得像“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就上下乱窜。  昨日,一则“证监会正在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的传闻,又让A股虚惊了一回,尽管后来在证监会的紧急辟谣下,沪指以窄幅上涨收盘,但市场信心之脆弱可见一斑。

业界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现在市场仍处于敏感和脆弱阶段,“国家队”资金退市为时尚早,但借鉴成熟市场做法,考虑和讨论退市的时机、策略和方式,并制定一套稳妥的方案,仍有必要。  期指大跌遇上资金撤退传闻  7月20日10点半左右,有媒体发布消息称,监管机构已经开始考虑救市资金的退出方案。传闻还称,证监会17日、18日两天召集券商代表开会,讨论救市资金退出问题。  此消息立刻引发大盘跳水;股指期货主力合约IF1508甚至一个小时内跳水近200点,当日跌幅一度逼近5%。  关于证金公司延期募资的消息,也让投资者感到不安。有外媒周一援引消息人士观点称,证金公司原定于近日发行1000亿元人民币短期融资券,并在上周向市场中的各大机构征询过意见,由招商银行作为主承销,期限三个月,票面利率为4.4%。但是,目前已被告知募资计划延期。似乎监管层退出救市的计划正在被印证。  面对脆弱的市场,监管层也高度敏感。证监会午间紧急发声辟谣,称“关于证监会正在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的报道不实”,并对下一阶段的工作做出表态,称“将继续把稳定市场、稳定人心、防范系统性风险作为工作目标”。  在证监会澄清后,下午市场有所回稳,沪深300指数最终上涨0.22%,报收4160.61点。不过几个股指期货合约大“跳水”,IF1508大跌3.62%,报收3950点,贴水超过210点;中证500的期指合约贴水更夸张,IC1508贴水超过500点,IC1603甚至暴跌4.58%,报收6822点,相比中证500指数收盘价8116.5点,甚至贴水近1300点,幅度达到16%。  “只看期货不看现货的话,还以为今天市场暴跌了。”不少投资者感叹。  对于指数和期指的背离,申万宏源策略分析师王胜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主要是因为投资者套期保值操作的增加;华南一位期货业人士则认为,已经过了7月期指结算日,短期内背离是正常的,估计不少机构看空未来市场走势,所以不惜在期指低位做套保。  现在退市为时尚早  有买有卖才构成市场,有进有出才有涨跌。国家救市资金大规模进入市场之后,如何安全有效地退出,又不对市场构成沉重打压,确实是个技术活。  中国庞大的救市资金如何退出?“中国退出的问题,我们还没有研究,当然还不到时候。”有证券分析人士称。  一位券商高管告诉记者,因没有参加所谓证监会退出救市讨论会,所以不清楚以上传闻是否属实。但是,他认为,现在讨论资金退市明显言之尚早,市场仍极为脆弱。虽然证金公司似乎在观望,但只要市场需要,该增持还是会立即增持。  “救市还没有救好,何谈退出?”在这位券商高管看来,就算真的要退,目前也退不出。未来可能需要等待经济逐步探底回升,随着基本面转好,救市资金可以在股市逐步上涨中慢慢自然退出。  另一位券商分析人士对本报表示,香港退出救市的方式,是后期股价起来后政府自动解套。“香港特区政府在1998年救市之后,是赚的。”该人士称,救市资金退出可以比较灵活,涨一点卖一点。关键是后期回归到经济基本面,上市公司业绩是不是好,市场流动性是不是宽松。  王胜在《研究策略一周回顾展望》中也认为,当前市场向下距离“两融风险线+股权质押风险线”的双重底线并不遥远,管理层维稳股票市场的压力依然较大,管理层救市资金如何撤出尚无明确预期。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也认为,短期最大的不确定来自监管层,但长期依然是来自经济基本面。他认为,目前经济初步探明增速换挡期底部,受益于基建发力和地产回升,预计未来半年经济呈L形,而非U形。经济初现低位探底,但企稳基础不牢。  虽然业界普遍认为救市资金现在退出为时尚早,但对于证金公司等救市资金如何退出的讨论,也不乏真知灼见。  某券商策略分析师认为,有以下几种方式:方案一,直接二级市场减持,这需要做好信息披露方面的管理;方案二,交给量化实力较强的基金公司的专户,通过增减少量股票,配成指数,以后在上市公司股东名册上就不是证金公司了,就是某某指数基金;方案三,划转给社保,借助社保的专业管理能力,形成平准基金;方案四,索性给市场明确的预期,证金公司一年之后再减持,但是在市场的上涨热潮中渐进式放开IPO和再融资。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其中类似方案二的做法,曾经在香港就实现过;1998年的时候,在香港特区政府正式救市前,香港市场成交量一天只是100多亿港元,不过当时香港动用外汇基金入市的金额超过1000亿港元,远超过救市前市场一个星期的成交额,最终香港特区政府成功击退索罗斯等国际炒家,但代价是付出过千亿港元外汇基金买入恒生指数成份股,占总市值的7%。  在金融市场恢复稳定后,香港特区政府于1999年11月决定成立盈富基金(02800.HK),逐步有序地出售手中的蓝筹股,尽量减小对市场的影响。盈富基金是香港特区政府1998年“汇率保卫战”的副产品,目的是为了“消化”此战后积聚的大量“官股”,现在盈富基金依然在香港市场上交易,作为跟踪恒生指数走势的投资产品。  “香港的退出,用了长达5年的时间。”一位券商高管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在投资者几乎不知道的情况下,香港特区政府逐渐退出,对市场没有产生太大影响。

alevel课程有哪些

alevel课程是什么

ap课程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