袜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袜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方舟子第一次感到有那么多人支持我

发布时间:2020-02-11 04:06:39 阅读: 来源:袜套厂家

方舟子简介本名方是民,1967年9月生于福建云霄县。1994年创办世界上第一份中文网络文学刊物《新语丝》,主持新语丝网站,担任新语丝社社长。2000年创办中文网上第一个学术打假网站“立此存照”,揭露了多起科学界、教育界、新闻界等领域的腐败现象。近期因揭露唐骏学历造假和炮轰“国学天才”孙见坤“剽窃”而引人关注。

方舟子8月29日遇袭,令舆论大哗。在各种观点中,挺方派和倒方派罕见地“包容”在一起,谴责暴力、支持方舟子,一时成了舆论的主流,但是中间也有质疑甚至被方舟子怒斥为造谣的声音。不过,除了遇袭第二天举行临时媒体见面会,连续几天方舟子均保持沉默,而微博上的只言片语也不够解渴,公众无从完全知晓这个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的瘦削男人,内心有过怎样的波澜,又是怎么看待那些人和事的?

不过,9月2日晚8点,方舟子终于打破沉默,接受了快报记者的专访。

“沉默”中的方舟子

受伤的腰挺得更直

方舟子8月29日遇到歹徒袭击,8月30日举行临时媒体见面会。

此后,很多媒体记者感到了一种不适,那就是方舟子突然不接听手机了,还有人说他曾经关过机。

8月31日一大早,方舟子突然在其微博上发了一条温情的致谢短信:“我亲爱的亲人、老师、朋友、同学、同事、校友、同道和读者们,你们的电话我没法一一接听,你们的来信我没法一一回复,你们的留言我没法一一阅读,但是我知道你们关心着我。在侥幸躲过致命的打击之后,有一种超越生死的奇异感觉。在又一个无眠的夜晚,是你们的爱让我感动。我也爱你们。”

这使关心方舟子的人们,包括很多媒体人感到了一种理解。

方舟子还说:“被歹徒袭击事件让我第三次被美国《科学》报道,我应该高兴还是悲哀?”

有很多人支持方舟子,包括一些自称原本反感方舟子的人。

为声援方舟子,8月30日,“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南自称“在悲愤状态下急就”了一篇博文,称“如果我是‘中国最大媒体’《感动中国》的总导演樊馨蔓,看到这两件同一天里发生的事,我会难过地闭上眼睛,摸着自己的良心真诚地反省,我会痛苦地承认,此前判断有误,我会有鉴于这样一个结果,将功补过力挺方舟子成为2010《感动中国》候选人。”

但是质疑的声调也一度很高。有媒体采访武汉市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生肖传国,他认为方舟子遇袭一事很可疑,可能是在报假案、是在炒作。

自称“《炒作学》开山鼻祖”的争议作家张一一在微博中称,方舟子最近将推出新书《诺亚方舟》,因此想学他当年那样自我策划来做宣传。

“沉默”中的方舟子还在“战斗”。方舟子发微博回应:“‘80后作家’张一一和大河网公然造谣,胡说我遇袭是自我炒作,是为了推出新书《诺亚方舟》。本人从来就没有也不准备出版一本什么《诺亚方舟》的书。本人的笔名和‘诺亚方舟’毫无关系。天底下竟然有如此丧尽天良的人和媒体!”

一些荒唐质疑不该被“放”出来

至于以后是不是会对肖传国、张一一等采取法律行动,那得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再跟律师商量”

现代快报:在你遇袭之后,还是有一些所谓的质疑,几天之后,你怎么看这些质疑?

方舟子:这些质疑里有一些是非常荒唐的。这些质疑如果是一些匿名的人发出来的,在网上随便说说也就算了,但有的是真名实姓的人写出来的,而一些媒体还把这些纯属造谣污蔑的言论发表出来,这就很不正常了。对媒体来说,应有基本的素养,在登出所谓的不同声音之前,你应该有一个起码的判断,而且也应该调查一下。不能为了搞所谓的平衡,就把一件事搞得像很有争议似的,然后把那些谣言放出来。

现代快报:在这些质疑声里,哪些真名实姓的人的话给你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方舟子:比如说那个张一一,说我是为了炒作一本书才怎么样怎么样。

现代快报:而这本书是不存在的?

方舟子:他所说的书《诺亚方舟》根本就不存在。被我驳斥了之后,他又说我被他识破了之后为了避嫌把书名改成《大象为什么不长毛》。《大象为什么不长毛》这本书倒是有,但我这本书,在我被打的前几天就出来了,在微博中把封面都贴出来了,哪是他说的那个原因。而且很早以前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过要出这本《大象为什么不长毛》了。

现代快报:前几日有媒体采访武汉市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生肖传国,他认为你遇袭一事很可疑,可能是在报假案、是在炒作。当然,很多网友并不认同这种看法。对他和张一一的这些说法,你有没有采取措施的打算?

方舟子:目前来说还没有,我觉得这些是次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协助警方破案,然后做好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工作。至于以后是不是会对肖传国、张一一,还有一些媒体采取什么法律行动,那得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再跟律师商量一下有没有必要。

我理解家人显得“脆弱”的担心

本来这种担心就一直存在,现在实际发生了,有时候感情会显得脆弱一些”

现代快报:说到家人的安全,我刚刚看到一篇你爱人9月2日早上6点多写的一篇博客文章《活着》,文章第一段就写:今天是阿民被袭击的第四天。四天来,我震惊过,欣慰过,悲哀过,狂怒过,现在我感到彻骨的荒凉,无边无际的虚无。也许我不该这么说,因为有那么多的中国人在支持方舟子,声援方舟子……从这段话能感觉出家人对你的担心,也能感觉到一种令人揪心的东西。

方舟子:这个担心是当然的,这是可以理解的,本来这种担心就一直存在,现在实际发生了,有时候感情会显得脆弱一些。

现代快报:人大教授张鸣今年接受过快报的几次专访,他9月1日在《南方都市报》发表《方舟子不可能假借权势伤人》一文,文章中有句话说得很好:方舟子有很多的拥趸,也有很多不喜欢他的人。对不喜欢的人、被人讨厌的人容忍的程度,是一个社会是否文明的试金石。

方舟子:他可能是不喜欢我的人。(笑)

现代快报:他在文章里也说不喜欢你的这种行事风格,呵呵。我觉得这篇文章写得公允而深刻。

方舟子: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是非分明的,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总是有一个道德底线,问题是现在很多人没有道德底线。

现代快报:这些年的打假,你得罪了很多人,很艰难,也给人一种很孤单的感觉。

方舟子:我倒不觉得我很孤单,因为还是有很多人在支持我。

现代快报:在你遇袭的当天,司马南等人就公开挺你。这给人一种惺惺惜惺惺的感觉。

方舟子:以前没出事的时候,可能还没感觉到有那么多的人在支持我,现在一出事,大家都发出了声音。沉默的还是大多数,那些支持你的平时未必要发出声音来,倒是那些反对者跳得挺欢的,有时候给大家的感觉好像反对你的人比支持你的人多。但是等真出了什么事,很多人都觉得不应该再沉默下去,就让人感觉到支持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现代快报:这种支持你的力量,有没有改变你什么昔日一直坚持着的观点?

方舟子:没有,但是这么多的支持令我感动。

从没哪一个部门就打假找过我

我们揭露的这些学术造假事件绝大部分都是没有结果的,或者说是不了了之的,甚至假装不知道”

现代快报:在遇袭第二天,你接受采访时也呼吁,国家应成立一个有公信力的部门,来专门打假,而依靠民间力量来打假,力量有限且风险很大。这是不是预示着你以后的个体打假在形式上有所转向?必然寻求和职能部门的合作?

方舟子:假如政府部门需要打哪个假,希望我配合,那我非常欢迎,但没有哪一个部门曾经来找过我。

现代快报:打假打到最后,公众都希望看到一个结果,你的呼吁还是很有价值的。

方舟子:我主动举报的一些事情都没有结果,比如说我曾经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举报过,某一个人申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是违规的(指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一事,据方舟子2008年10月17日博客),我当时还是用挂号信寄的举报材料,联系方式什么的都有,结果连一个回音都没有。后来,那个被我举报的人,还顺利拿到基金了。当时,我是在公示期进行举报的。我奇怪于没有回音,只有一委员说我们是不需要回应的,然后我就把他们的有关条例翻出来,条例规定对举报者应该答复处理结果。作为一个委员,他连自己所在机构的条例都不清楚,或者都不看,可见这种机构形同虚设,有关的条例也没什么用。

现代快报:在很多人看来,你的这种遭遇并不偶然,当下的学术打假或其他领域的打假,特别是一些有影响的打假事件,都往往没有一个应有的结果。

方舟子:对,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这样的。我们揭露的这些学术造假事件绝大部分都是没有结果的,或者说是不了了之的,甚至假装不知道,就把你给忽略掉了。

链接

百度方舟子吧里,挺方派和倒方派皆有,虽然众网友对方舟子以前种种观点认可不一,但面对方舟子被打事件,大家几乎一致地怀疑是被报复的,而且一致谴责肇事者。

在新浪发起的“你认为方舟子缘何被歹徒袭击?”的网络调查中(截至记者发稿时,51552人参加投票),96.5%的网友认为是“因科技打假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遭到报复”;91.6%的人“支持方舟子为首的打假派”。

广州工作签证新政策

中山注册公司经营范围

注册公司代理记账

广州注册公司中介

相关阅读